人民日报:“北京比基尼” 汗衫撩起几公分才合适

睡前聊一会儿,梦中有世界。大家好,我是党报评论君。?
  东床快婿的故事大家一定不陌生吧?《世说新语》记载:太傅郗鉴家有一女,待字闺中。郗鉴仰慕琅琊王氏诸子弟人才出众,便与丞相王导商议去其家中挑选女婿。王家诸郎听说消息,都表现得庄重得体,唯独一位袒胸露腹的公子,若无其事地在东床上躺着。郗鉴听罢把女儿嫁给了这位特立独行的年轻人,他正是大名鼎鼎的王羲之。王羲之受到青睐,与其不加伪装、率直自然的魏晋风度有关。但如果他带着袒胸露腹的做派穿越到时下的街头,恐怕要被罚款了。
  今年以来,天津、济南等城市开始治理公共场所赤膊光膀行为。除宣传教育外,天津市文明行为促进条例中明确规定,在公共场所赤膊,不听劝阻的,由公安机关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五十元以上二百元以下罚款。一些媒体点赞说:并非“北京特产”的“北京比基尼”,终于迎来了冬天。
  其实,比“北京比基尼”更早的一个称呼是“膀爷”。与被称为“款爷”的暴发户、被称为“倒爷”的二道贩子一样,“膀爷”一词的出现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但更透露出些许无视他人目光的怡然。但近年来,批评膀爷“辣眼睛”的声音越来越多,在公共场合赤膊光膀不文明已成为共识,“膀爷”数量不断减少。此次,各地将治理的视线从随地吐痰、闯红灯移到霸座哥、光膀子上,细化文明规范,出台整治措施,本身也折射出社会文明水位的升高。
  要明确的是,各地的治理对象主要还是赤膊者。仔细追究,“膀爷”与“北京比基尼”有细微的区别。前者指的是赤裸上身,后者只是撩起上衣、露出肚皮。尽管没有“礼仪”的明文规定,但从相沿成习的“礼俗”看,多数人都觉得“北京比基尼”有碍观瞻。但从治理的角度看,后者是否也在整治之列,是否应当使用惩戒措施,如何行之有效地减少类似行为,值得有关部门进一步研究。
  与此同时,我们每个人也应该厘清对“穿衣小事”的认识。从好不好的角度看,有医学专家科普说:光膀子、露肚子未必凉快。尤其当环境温度高于皮肤温度时,蒸发是皮肤唯一的散热方式,如果裸露皮肤,不仅有晒伤之虞,皮肤还会从外界吸收热量。 散热反增热,还不如老实穿上吸汗的衣服。
  从该不该的角度看,穿衣与否、如何穿衣不光是舒不舒服的功能问题,更是恰当与否的礼仪问题。从原始社会一路走来,穿衣早已从人们保暖、遮羞的权宜之计,延展成为维护形象、尊重他人的必备前提。有网友说,“保持仪表干净整洁是一种素质”,道出了着装的社会属性。
  毋庸置疑,礼仪具有场合性。在很多人眼中,北京胡同的消夏之法,是靠光膀子、蒲扇、北冰洋定义出来的;仲夏夜里,有人觉得露天烤串就冰啤,露出无处安放、索性解放的啤酒肚,才对得起酷暑的煎熬;当热门景区与似火骄阳相遇,游客仿书圣“古意”似乎也无可厚非……但仔细反思这些场合,并不能为衣冠不整提供自然的支持。事实上,无论外事场合,还是街巷里弄,无论是未完全封闭的熟人社交,还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偶遇,都属于公共空间的范畴。露肚子一旦突破了私人空间,都可能让熟悉的朋友、路过的行人感到尴尬,成为不文明现象。
  也有人质疑:女性露脐就时尚,男性露肚就该管?姑且不论以“北京比基尼”为灵感的设计,的确登上过国际时装周的T台这种个别现象,相比露脐装早已成为一种司空见惯的女性服饰,“北京比基尼”不被多数人接受,更上升不到文化审美的层面。更何况,从礼仪的时代性看,露脐装逐渐被认可,不等于它可以堂而皇之的出入严肃场合;而过分暴露,无论男性女性,都很难被时下的社会认可。
  多元社会里,规则有时跟不上新鲜事物的脚步。让治理者规定文明着装的准确界限、奇装异服的具体标准、露脐露几公分能被接受,无疑是一种苛责。这就需要人们多一分将心比心、推己及人。着装可以个性,但表露个人审美时要“发乎情”,也要“止乎不妨碍他人的礼”;餐厅允许朋友把酒言欢,但莫因为法不责众的“责任分散”就“有饭一起吃、有肚一起露”。与己方便、与人不便的独乐乐心态,是不文明现象的重要原因。相反,在公共生活中,拥有替他人着想、莫让他人难堪的习惯,自然就会放下撩起上衣的手了。
  减少“北京比基尼”,有治理的方法,有思想的自觉,还需有呵护的措施。要看到,在建筑工地上,在柏油马路边,在麦浪飘香处,还有不少劳动者缺乏制冷条件,忍受着热浪的侵袭。与其指责他们着装不整,不如为他们提供纳凉的场所与服务,让他们头上有冷气、心中有暖意。在社会进步的过程中,公共文明自会水到渠成。
  这正是:减少光膀现象,靠“治”还得靠“自”。
  (文 | 石羚)

Author: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