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恢复 北京雨燕飞回来了

从上世纪鼎盛时期的5万只到现在的3000只,被称为“北京城精灵”的雨燕一度数量锐减,乃至难觅踪影。这类“土著生物”,还包含长耳鸮、“气鼓子”、火镰片儿……近年,北京的政府部分和社会安排都在进行生物维护探究。以雨燕为例,有研讨协会经过安顿人工巢箱帮助雨燕落户,还在康复湿地和生态条件方面采取了不少办法。上一年起,北京初次将小动物的“宜居”纳入美化设计。最新观测数据显现,北京雨燕种群数量与从前同期相等。这个数据让生物维护专业人士不由感叹:“数量相等便是一个好消息”……
 查询
  “数量相等便是一个好消息”

  燕子低飞,蛇过道,大雨不久就来到。这句老话说的便是北京雨燕。
  上世纪80年代末,“80后”北京姑娘王分贝在北京市少年宫学跳舞。其时的少年宫坐落景山公园寿皇殿,寿皇殿屋檐下有许多雨燕窝。每到夏天,尤其是要下雨之前,雨燕三五成群而来。
  “那雨燕飞得可低了,好像要擦着头皮飞过去似的。”
  年幼的王分贝从家到少年宫,一路经过前门、正阳门、天安门、故宫、景山,一抬头,就能看到围着城楼漫天飞舞的雨燕。
  上一年,我国观鸟会对北京雨燕共展开了三次查询,志愿者们选择了北京城区共31个样点,分别为中轴路安华桥-鼓楼地区、前门及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等。成果显现,北京雨燕对于古修建的依靠十分强,种群数量比较大的区域有北海公园、颐和园、故宫、前门等,其中北海公园预计有500-600只。
  北京四中生物教师、我国观鸟会京燕项目负责人卓小利介绍,北京最常见的燕子包含北京雨燕、家燕和金腰燕。经过接连12年的观测,北京雨燕的种群数量有3000只左右。
  上个周末,我国观鸟会的志愿者们分组对本年返京的雨燕进行观测,据初步观测成果显现,种群数量与从前同期相等。卓小利说:“数量相等便是一个好消息。本年咱们还将有两次观测,希望经过咱们志愿者、政府相关部分的尽力,让越来越多的雨燕回归北京。”
 维护
  克己人工巢箱 康复湿地和林地

  上一年3月,卓小利带领学生们克己的北京雨燕人工巢箱,挂在了高中部校区科技楼上。
  这个箱体长40-50厘米,高15-20厘米,进深15-20厘米,箱体内部带有缓冲带,合适雨燕产卵和孵卵,可供一对雨燕“入住”。
  初次尝试效果并不太理想,没有招引到雨燕。卓小利分析以为,可能是悬挂的时刻晚了一些,雨燕已经找到筑巢的当地。本年,他的团队还将继续尝试,准备经过播映雨燕鸣叫声,对其进行招引。此外,还会调整巢箱悬挂的时刻和位置。
  近年,北京各方力气一直在举动,维护京城的“老朋友”。
  北京师范大学动物学副教授赵欣如上一年参加了一场北京市园林部分安排的专家座谈会。会议上的一些提法让他印象深入。
  “比方海淀区等区域正在展开湿地和林地康复。此外,北京市园林美化局还提出了一些主意和结构,这将对北京市的生态康复与生物多样性维护起到积极作用。”
  赵欣如以为,永定河水系的康复、翠湖湿地、汉石桥湿地等湿地的建成和康复都有助于天然生态的康复,有利于大量湿地植物、水生动物及水禽的成长、栖息与繁衍。
  “人类不该只考虑本身,同时也要考虑动物的开展。”在赵欣如看来,维护生物的天然栖息地与人类生活、生产之间确实存在对立。城市开展是必然,但如何建设生态城市是一项重要命题。
  他以为,最好的维护便是削减人为搅扰。“砖石水泥也不一定彻底合适现代人的审美,现在都讲究返璞归真、重归天然,挖开几块砖,留几十平方米的一块地儿,不去搅扰,这儿就会不断地演替更迭出最合适的物种。”
  北京市园林美化局相关数据显现,2013年到2018年,北京市共康复与建设湿地8000余公顷,湿地生态质量逐渐提高,生态功用不断优化。
  目前,北京全市湿地中有野生动物393种,占全市野生动物品种的75.6%。其中鸟类58科276种,占北京地区鸟类品种的72%,包含国家一级维护鸟类6种,国家二级维护鸟类38种,北京市一级维护鸟类21种;有植物1017种,占全市植物品种的48.7%。
 发现
  立交桥下、现代修建外侧雨燕筑巢

  自从雨燕返京,每天清晨六七点钟、黄昏五六点钟,翩翩飞舞的雨燕便成为北海公园五龙亭上空的主角。清晨,它们伴着朝阳离巢、黄昏在夕阳和白塔的映照下归巢,叽叽喳喳的鸣叫声给北海公园增添了不少跃动的气氛。
  五龙亭中心的亭子顶中心盘旋着一条“玉龙”,龙爪和龙须处构成大大小小许多缝隙,卓小利告知记者,这些缝隙是雨燕天然的家。只见雨燕“嗖”地从空中以俯冲的姿势冲进五龙亭的“家”,脑袋先探进巢穴,然后小小的身体才慢慢挤了进去。
  或许“家”不够大,记者看到一团絮状物被雨燕从巢穴中挤了出来,卓小利将这小团东西拿在手中,细心看了看告知记者,雨燕筑巢的资料都是从空中直接衔的,衔到什么就用什么,所以成分很杂乱,比方这团巢材就包含头发、草、羽毛等。
  卓小利还注意到一个有趣的现象。
  现在,在天宁寺桥桥下、西直门立交桥桥下、北大博雅塔等当地,都发现了不少北京雨燕巢。在立交桥桥下缝隙、现代修建外侧合适筑巢的犄角旮旯儿,雨燕们正在搭建新的“生活圈”。
  这群城市的精灵们,也似乎学会了“随遇而安”。
  ■北京“土著生物”档案
  古柏林里的夜举动物

  长耳鸮耳羽簇长,坐落头顶两边,竖直如耳。面盘显著,棕黄色,皱翎完好,白色而缀有黑褐色。喜欢栖息于针叶林、针阔混交林和阔叶林等各品种型的森林中,也出现于林缘疏林、农田防护林和城市公园的林地中,以小鼠、鸟、鱼、蛙和昆虫为食。归于国家二级维护动物。
  四九城到底哪里招引了长耳鸮?
  观鸟爱好者、生态学研讨者朱雷告知记者,北京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有着大量的古修建和皇家园林,比方五坛八庙颐和园,再如“里九外七皇城四”这样全国独一份儿的城门及其配套修建,以及圆明园等众多历史文化古迹。“北京的长耳鸮最喜欢古柏林,每年冬季,都有长耳鸮从遥远的东北迁来,在北京城里的天坛、国子监等地的柏树林中栖息、越冬。”
 陈旧京城的“精灵”
  北京雨燕是普通雨燕的一个亚种,归于雨燕目雨燕科,比常见的燕子体形稍大,羽毛黑褐色,胸腹部有白色细纵纹。它们外观呈流线型,飞行速度极快,并且是闻名的食虫益鸟。
  1870年,英国博物学家斯温侯初次在北京采集到普通雨燕的亚种标本。全世界以“北京”为模式产地的野生物种十分少,因此北京雨燕归于北京的标志性物种。2008年北京奥运吉祥物“妮妮”的原型之一,正是北京雨燕。
  在我国传统的古修建里,雨燕很简单找到合适的筑巢地,与修建和人调和共处。最近人们发现,北京雨燕也在适应环境的改变,在立交桥的桥洞缝隙里、在现代楼房修建的房檐下也出现了它们栖息的身影。
胡同里的“气鼓子”
  北方狭口蛙体形较小,头较宽,吻短而圆,前肢细长,后肢粗短,皮肤厚而较润滑,体背呈棕褐色,腹部色浅。北方狭口蛙不善于跳跃,多爬行,以各种昆虫和树根、花草的花、叶为食,繁衍时节很短,常在7-8月间暴雨后的夜晚出现。
  北京动物学会理事李兆楠介绍,“小时候我家住胡同,距北护城河得有1公里的距离,在每年夏季第一场大雨后,便能听到胡同里的蛙叫。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它叫北方狭口蛙。当用手指敲击它背部的时候,它便逐渐涨大,在民间落得一个‘气鼓子’的俗名。”李兆楠说,多年以前北京街头巷尾许多当地都是土路,一到旱季北方狭口蛙便从土里出来,利用雨后积水构成的水坑迅速交配繁衍,它的卵发育速度极快,两周左右即可发育成蛙。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